棘手事件再遇延期 浙商证券有点烦
2021年06月11日 12版:基金机构周刊


  作为A股上市券商,浙商证券在2020年及今年一季度均交出亮眼“成绩单”。但在今年的发展之路上,开年至今,浙商证券的“烦心事”却一桩接一桩。近日,浙商证券发布公告称,因解决下属子公司同业竞争问题存难度,浙商证券实控人将二度延长承诺履行期限。而在前一月,浙商证券虽然完成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补血”计划,但预期的百亿定增却惨遭“滑铁卢”。

  解决同业竞争期限二度延长

  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未果,实控人再度延长履行期限。6月7日,浙商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实际控制人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省交通集团”)关于将解决旗下浙江新世纪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世纪期货”)与浙商证券下属浙商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期货”)的同业竞争问题履行期限延长一年的函。

  事实上,这并非浙江省交通集团首次延长该期限。据悉,早在2018年4月,浙江省国资委将其持有的浙江省商业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无偿划转至浙江省交通集团。受上述股权划转事项的影响,新世纪期货与浙商期货经营的业务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为履行浙商证券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时出具的《关于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浙江省交通集团在2018年11月承诺将在2020年6月30日之前解决上述同业竞争问题。但在首次期限临近之时,因新世纪期货的相关整合方案尚未最终确定等原因,履行期限被延长至2021年6月30日。

  直至2021年5月6日,浙江省国资委批复同意浙江省交通集团将下属公司合计持有的新世纪期货65.74%的股权无偿划转至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但由于变更股权尚待证监会核准等原因,浙江省交通集团申请再次将承诺履行期限延长至2022年6月30日。该申请目前已获浙商证券董事会及监事会通过,但尚需提交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据浙商证券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浙商期货为其全资控股子公司,成立于1995年9月,注册资本10亿元。截至2020年末,浙商期货实现营业收入60.17亿元,净利润约1.99亿元。对比同期浙商证券的财务数据来看,浙商期货2020年的营业收入在浙商证券当年的合并报表中占比高达56.57%。不难看出,浙商期货对于浙商证券而言,意义重大。

  那么,上述实控人长时间解决浙商期货与新世纪期货同业竞争未果,对浙商证券及浙商期货的营收净利甚至日常运作而言有何影响?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浙商证券,但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相关回复。

  对于延期的影响分析,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上述公告提及“浙江省交通集团严格信守在避免同业竞争方面的承诺。本次延长承诺履行期限相关事宜,是基于目前实际情况作出的,有助其进一步有效解决同业竞争,同时,可以避免其与浙商证券未来可能存在或潜在的同业竞争,不存在损害公司和全体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形。”

  在券商业资深人士王剑辉看来,若上述改期获得监管许可,从浙商期货对母公司的业绩贡献角度来看,下一个财政年度或能继续保持稳定发挥,且波动较小。对于浙商期货自身而言,也能够维持其当前的运营状态,业务日常经营可能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但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延期,对公司的业务发展还是会增加不确定性。

  百亿“补血”计划缩水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事件只是浙商证券近期所面临的其中一件“烦心事”。除面临子公司同业竞争问题二度延期外,浙商证券此前还一度遭遇百亿定增大“缩水”。

  据了解,5月21日,浙商证券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内容显示,浙商证券该次定增募集资金总额约为28.05亿元,扣除各项发行费用,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28.01亿元。而其此前披露的定增上限则为100亿元,不难看出,此次定增实际募集金额较募集预期缩水超七成。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还注意到,浙商证券在进行了首轮询价后,共有4家认购对象缴纳认购金额合计9.19亿元,并确认此次发行价格为10.62元/股。

  首轮申购报价结束后,浙商证券表示由于获配投资者认购股份数量低于批文核准的10亿股数量,认购资金未达到本次非公开发行拟募集的100亿元且认购对象数量未超过35名,故启动追加认购程序。在随后的认购过程中,浙商证券获得中国银河证券、申万宏源证券、海通证券、华安证券等15位机构投资者的追加申购,认购金额合计18.86亿元。

  对于定增“缩水”的原因,浙商证券此前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是受到了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公司在2020年下半年完成了35亿元可转债转股,有效补充了资本实力,同时近年来通过利润滚存也实现了一定的资本补充。二是2020年7月以来,公司股票价格出现大幅抬升,较定增预案的预测基础发生了变化。三是进入2021年后,市场资金面也发生了重大变化,春节以后市场曾出现较大幅度的调整,叠加前期A股市场对证券行业关注度较低,整体上市场参与情绪较去年有所变化。

  整体来看,虽然过去一年浙商证券通过其他途径也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资本补充,但受市场环境及公司股价等因素影响,浙商证券本轮定增的吸引力下降也成为不争的事实。

  具体来看,股价方面,据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收盘,浙商证券的股价为9.91元/股,至7月31日的收盘价则飙升至16.52元/股。但在经历了7月份的高点后,浙商证券的股价开始波动下降。从2020年8月初至今,股价累计跌幅为20.52%。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10日,浙商证券报收13.13元/股,单日下跌0.45%。

  对于定增“缩水”的影响,王剑辉认为或会导致公司的一级资本补充减少,也可能会导致未来业务开展的支持力度不及预期。同时,在资本运作方面,或也会因为资本不充足导致发挥受限。“因此,当务之急是要把管理架构包括上述同业竞争等现存问题尽快解决。另外,公司方面也可以通过衍生业务的发展提升部分传统业务的发展速度,如投行服务、资管服务等,可以朝着特色化经营方向发展。”

  虽然“烦心事”不断,不过,浙商证券的近期业绩表现则持续“给力”。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浙商证券营业总收入32.61亿元,同比增长73.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1亿元,同比增长31.88%。另外,2020年度,浙商证券的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6.37亿元、16.27亿元,均实现同比增长。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李海媛

 

0